可以触摸的雨露阳光
作者:欧家斤   编辑日期:2011/12/3 12:27:24   点击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可以触摸的雨露阳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缪亚男
(本文获学院纪念建党90周年征文一等奖)
        1921年7月23日,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,青砖黛瓦的石库门透出凉意,屋子里聚集着12位怀揣民族解放希望的有志之士,他们来自7个地方,代表着50多名和他们一样的党员。那次会议,他们确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,确立了党的纲领。
中国共产党的创建,具有伟大而深远的意义。它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。幼年的中国共产党迎着种种诬蔑和压迫,在斗争的实践中不可遏止地成长和发展了起来。当年,她只有几十位成员;28年以后,她就成为领导着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政党了。我出生于1969年,在我有记忆的三十年,正是中国共产党在拨乱反正之后,让人民生活蒸蒸日上的三十年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记忆中,12岁之前,我们一家四口住在一间24平方米的房子里,我和外婆住在朝南的大房间,爸爸妈妈就缩在后半间,那间房子没有卫生设备,厨房是两家人家共用的。有一段时间是用煤球炉的,后来才用了煤气。家里没有电视机、电冰箱、电话,热水器更是连听也没有听过的新玩意儿。家里只有一台红灯牌的收音机。在我模糊的记忆里,大概5岁的时候,家里添了一辆自行车,爸爸对它视如珍宝。
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几乎没有玩具,仅有的两样玩具,一只赤膊的洋娃娃,后来外婆给她做了一套粉红色的小衣服,我才有了一只穿粉红色衣服的小娃娃,还有一辆玩具车,那是一辆绿色的救护车,为了这辆车,妈妈还很受了外婆的埋怨,外婆说玩具救护车,总让人感到不吉利,我记得妈妈买这辆车是因为那车是出口转内销的,特别便宜。
        至今我还记得当时家里用钱很窘迫,妈妈每个月会花五块钱买一种“贴花”,贴在一张黄色的长长的纸上,一年可以储满六十块钱,那辆自行车就是靠这样的存钱方式购买的。到现在,爸爸还会唠叨这样一件事情,有一次,我生病住院,要交三十块钱的押金,那是爸爸妈妈发工资的前一天,爸爸根本拿不出三十块,只能向别人筹借,还掩饰说:“银行关门了,拿不到钱。”
1981年,我12岁,我们家搬到一间煤卫独用的房子里,那间房子有60多平方……(节选,作者系青年教师和民主党派成员)